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校园信息平台 > 正文

少儿编程“大跃进”

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 2019-07-30 10:21

【编者按】与两年前相比,少儿编程赛道如同被推下风口的小baby,要学会断奶,自己独立走路了。在较早进入的创业者眼中,投资者们也变了,变得更加专业、老练,还有苛刻。多位编程项目创始人透露,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,资本重点关注团队、用户增速、现金流水。

来自市场和资本的检验,在这种情况下,不合格的企业将加速淘汰。未来一段时间,将是编程行业破局突围的关键时期。编程行业能否真正有效的培养孩子素质能力,行业标准和评价体系能否建立起来。

本文系投稿稿件,经亿欧编辑,供行业人士参考。


AlphaGo打败柯洁、李世石,今日头条、美团、滴滴等互联网平台,用算法将内容、服务与巨量用户进行精准匹配,这一切成就的实现,都离不开编程。比尔·盖茨、乔布斯、扎克伯格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,都是编程教育的倡导者,“我们在教育领域的最大发展机遇之一,就是教更多的孩子学会编程”,“编程关乎美国的未来,我们需要孩子们熟练地掌握这些技术”。

随着大数据、算法、AI等词汇深入人心,为培养青少年编程思维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,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资本的热度推动起一轮轮融资、招生热潮,忧虑和审视随之而来,置身其中的从业者和家长们,也面临着更多的选择和思考。

狂飙突进与隐忧并存

少儿编程,是指3到18岁的青少儿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来学习编程语言,通过可视化图形编程、代码编程和机器人编程培养动手能力,逻辑思维能力,计算能力等,学习编程来串联各个学科。

国内对于编程的重视与日俱增,利好政策不断加码。2017年,国务院出台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,要求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同年,浙江省率先将编程列入浙江省高考体系之中;2018年,北京、南京、广州等城市纷纷将编程列入中考特招项目,重庆发布《关于加强中小学编程教育的通知》,将少儿编程纳入公立学校教学体系之中。

随之而来的是汹涌的商机。从市场规模来看,少儿编程市场目前预估有40亿元,学员规模达到1500万人。未来5年,市场规模预计可达到300亿元,被视为“K12的黄金赛道”。

相关数据表明,已有超过200家公司投身少儿编程教育,截至2018年8月,少儿编程赛道的融资总额达7.82亿元,属历年最高。新东方、好未来和高思三大教育巨头,互联网企业网易公司,也开始着手布局了少儿编程市场。经过三年积累,到2018年,编程猫在全国学员数量突破320万人,达内教育少儿2018年第二季度,招生人数同比增长512.8%,《2018少儿编程用户数据报告》,在2018年有数十万同学在完成了1070675份编程作品。

但是,资本的火热和招生规模的连年扩大,并不能掩盖住少儿编程基础建设的不足:师资力量短缺,课程设置雷同,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,无法对教学结果进行客观评价。

教学人才的短缺是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高校乃至师范类高校并没有设置编程教学的课程,无法输出专业人才。高水准的编程人才,倾向于更高薪酬的程序员工作,计算机类的专业学生,不仅缺乏教学经验,在选择上也不稳定,优质的教师资源成为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。

机构之间雷同的教学内容也是一大困境。国内机构普遍采用scratch积木教学法,通过直观、拼搭的方式进行编程,让小朋友收获编程的成就感。但是一些专业出身的家长,认为这只能算是一种编程的启蒙,它让孩子收获对编程的兴趣,培养了一些编程思维,但完全可以到三年级再学或者在家自学,业内宣传的6岁教育为时尚早。

缺乏统一的评价标准,则是家长犹疑的主要原因。某位自称“傻妈妈”的网友在论坛发贴称,花了近3万元给9岁的儿子报了少儿编程,学习scratch积木编程法,上了快40节课后,发现孩子对计数器、累加器、函数、二进制十进制这些专业知识并无概念,同样学编程的亲戚家孩子却很了解。感觉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,并没有取得很大的进步。

人工智能的发展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趋势,在政策形势和消费升级的双重利好下,潜力巨大的市场,呼唤着解决方案的到来。以上三点,既是掣肘少儿编程发展的原因,也是业内破局突围的关键。

痛点亦出路  发展大势不可阻挡

狂热和乱象是行业处于初期的标志,而问题的存在就意味着解决方法本身。

首先是家长对于编程教育的认知,有数据表明,37%的孩子学习编程后逻辑思维能力变强,29%的孩子自主能力提高,24%变得更加自信。少儿编程教育,除了逻辑思维能力提升,还能带来思维方式和性格方面的改变。

评价标准的完善则是一个渐定的过程,钢琴和英语教育经历了同样的阶段。标准设置的主体,可以是将编程引入地方教育的政府教育机构,也可以是用精细化分级课程体系来扩大市场的创业者,找到少儿编程独特的内在价值,设计出可持续学习的课程体系,即是挑战,也是发展的机遇。

教师资源的匮乏则是各机构着力解决的重点,高校生签约,高薪酬留聘,精细化培训,成了少儿编程机构的共同选择。以编程猫、傲梦、妙小程三家为例,傲梦的老师,很多都来自于985、211高校,编程猫则把拥有本科以上学历,并且毕业于985、211院校,定为应聘门槛。妙小程结合现实独辟蹊径,不做“计算机专业毕业”的强制要求,更加重视教师的实际宣讲能力,会将师范院校心理学专业或者教育专业毕业生列入教师储备当中。

各机构在教师的投入方面可谓不遗余力。教师佣金是傲梦的成本大头,占比达到50%;妙小程的薪资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编程猫一线教师的薪酬同样不菲。为了推动这一全新品类教育的发展,三家均设立了精细化的师资培养体系和管理体系,来保障教师的教学品质和孩子的学习体验。

2017年12月末,当微信“跳一跳”推出没多久,其它人还在老老实实起跳得分时,办公室三个新来的小伙子就用外挂刷出了4000多的高分。这样的成绩源于一串Python编码:通过截图、分析距离、命令跳转三个步骤,实现无限跳跃、赢取高分的目的。这样的技能应用在工业方面,被称为自动化控制与生产。

同样的神奇,知名投资人、前央视主持张泉灵也提到过。她的儿子上完4堂编程课,已经能编写像《植物大战僵尸》一样的游戏。后来他编了一个两人互相攻击的游戏,身为妈妈的张泉灵一直输,去看了后台代码才发现,是基础数值被改掉了。“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,一个会编程的孩子有多可怕!”

少儿编程教育在美国的渗透率达到44.8%,在中国仅为0.96%,数距的差异背后,一是其广阔的发展前景,二是编程教育战略性推广的必要性。

“未来十年,50%的工作可能被机器人代替”,不再是危言耸听。互联网的发展,人工智能的兴起,使得编程思维成为时下或未来从业者,亟待掌握的技能之一。编程教育不是为了培养未来的程序员,而是为了让孩子了解互联网时代的思维逻辑和生存方式。

行业洗牌在即  入局选课皆需理性

一线基金前期已有布局,风险投资会从“看团队”阶段过渡为“看产品”阶段,未来3-5年,少儿编程市场仍将快速增长,但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的市场格局将会更加凸显。

经历过之前的抢赛道阶段,2019年,少儿编程将迎来品牌营销年。除却地堆、地铁户外广告宣传、线上曝光等手段,包括学校在内的大规模渠道资源也很宝贵。获客成本的提高,使得精细化投放成为必然。

政策的利好程度对于市场的影响也很明显,更多编程被列入高考项目或者加分项目的消息,会促进行业进入井喷式发展,如果只停留在“鼓励开展”阶段,少儿编程市场还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加剧的市场竞争、升高的获客成本、尚不明确的政策进度,要求创业者保持理智审慎的态度。想要入局的公司会面临来自环境和产品的双重竞争,提供差异化的优质产品,吸引C端校园资源,才有破局的可能。

对于家长来说,急功近利、拔苗助长式的教育也不被提倡。如果只是看到编程热门,很多人在学,怕自己的孩子落后,就不假思索地强迫孩子去学,也非明智之举。儿童天赋禀性各异,兴趣爱好不同,编程并非每个孩子都擅长,家长要在全面了解、分析的基础上做出判断。

如果孩子对编程确实感兴趣,家长可以根据不同的年龄选择相应的学习课程,年纪小的可以选择scratch作为编程启蒙,大一些的可以选择一门真正的“语言”,进行真正意义上的“编程”学习,开发孩子的编程潜能。

在摩根频道看来,师资力量羸弱、公立校市场大门、提高C端市场渗透率等行业痛点,依然是从业者们共同面临的考题。趋于冷静的资本和市场,会逐渐淘洗出合格的竞争者,而家长也要从孩子的特质和需求出发,为了他的成长,理性地选择和灌注力量。

相关推荐:

编玩边学获ISTE课程认证,少儿编程赛道进入角逐关键期

传智播客推出酷丁鱼在线少儿编程品牌,正式入场少儿编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