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校园信息平台 > 正文

别人家的老师:因为包网吧被关注 却被曝带学生

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 2019-07-30 10:21

  这个夏天,对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一中的老师兰会云来说,有些特别。因为“带全班学生通宵玩游戏”“带毕业生骑行1800公里(此前报道)”,兰会云走红网络。因为独特的教育理念和与学生相处的方式,他被很多人称为“别人家的班主任”。

  兰会云的魄力来自于哪儿?他怎么理解教育?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一中。

  这不是他第一次组织毕业骑行,三年前的骑行比这次还远还艰苦

  2019年6月12日到6月28日,历经24次爆胎和17天的艰苦跋涉,途经五省,全程1800余公里,兰会云和11名高中毕业生从山西朔州骑行抵达上海。

  但其实这并不是兰会云第一次带学生远距离骑行。三年前,他带的第一届学生高中毕业,兰会云就带着7名学生从朔州出发,骑自行车到满洲里。那次骑行历时21天,全长2600多公里,兰会云把它命名为 “一路向北,野蛮生长”。

  兰会云:我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人,六七年前我大学刚毕业,觉得自己从事教育行业要带给学生一些真正的东西,不能停留在课本层面。高中结束后是漫长的假期,很多同学没有合理的规划,我想通过这次远行让他们意识到人生可以有别样的精彩。

  后来,参与第一次骑行的学生向兰会云反馈,那次艰难的骑行带给自己很多力量。之后,每当遇到伤心难受的事情,回头想想那次骑行,会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坎。

  兰会云感谢当年的那帮青涩少年,正是他们的果敢集结,让他在长途骑行的路上积攒了足够的经验和勇气,也坚定了他继续带学生骑行的想法。

 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今年的这次骑行竟然让自己成了网红,而这并不是他有意为之。就在出发前,兰会云刚干了一件出格的事。为了兑现之前给学生的承诺,他在高考结束后,花3000多元包下整个网吧,带领两个班100多名学生通宵玩游戏。

  这件事一不留神在网络上曝光,相关话题网上阅读量达3.7亿次。很多媒体开始联系兰会云,发现他正在骑行路上,这次骑行开始被曝光。

  当教师老干“出格”事,校长鼓励“教育就应该多元探索”

  三年前那次骑行,兰会云并没有向学校报备,也没有媒体进行报道,很多人甚至包括学校领导并不知道。但这一次,因为“包网吧”被意外关注,骑行的计划自然纸里包不住火,兰会云主动将前期的准备、骑行计划、保险事项等情况向校领导做了汇报。

  记者:你这么做,学校的态度是什么?

  兰会云:大部分的领导是反对的,认为完全没必要,你把他们带完了,这届工作已经完成了,你干嘛给自己没事找事?但我们的一把手校长是特别支持的。校长说,教育就应该多元探索。他支持我的探索,但是不建议其他人效仿。因为我在学校里面老干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。第一场春雨,我会停下所有的课程,组织学生到雨里面进行跑操。冬季下雪了,我会组织学生打雪仗。

  同为教师的妻子是“幕后英雄”,曾鼓励他“所有的遗憾都是成全”

  兰会云的这一系列举动,同样在朔城区一中担任教师的妻子李丹妮都看在眼里,也给予他很大的支持和鼓励。兰会云和李丹妮是大学同学,两人相伴十年。李丹妮一直都知道兰会云心里想要什么,他的很多关于施教的小想法就是在跟李丹妮沟通之后才实施的。

  今年高考体检完,兰会云想带孩子们随便简单吃点东西,但是李丹妮不同意,她说既然要请就吃顿好的,班里一些农村孩子可能长这么大还没进过火锅店。于是,夫妻俩花了5000多块钱,包了一家很不错的火锅店,请他们带的两个班的孩子吃火锅。

  此次骑行中,有4名学生来自李丹妮的班。她在为学生购买保险和线路的选择上有更为细致的想法和规划,比如要求为孩子们购买三份保险而不是一份保险,万一发生意外,保额能够支撑家庭后续。一路骑行的线路,也是她和兰会云事先利用休息时间,一个一个点亲自考察的。

  在这次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兰会云接到一个本来准备骑行孩子家长的电话。家长抱歉地通知他,不让自己的孩子参加骑行了。这个孩子能力很强,兰会云心里把他看成是此次骑行的副队长。他的突然退出,对兰会云的信心打击很大。李丹妮看到了兰会云的郁闷,安慰他说:“没事啦,所有的遗憾都是成全。”

  拒绝保障车、拒绝企业赞助,不希望活动变味

  这次活动之前,校长曾提出,可以给他们配备一辆保障车,但被兰会云拒绝。因为他不希望学生有依赖心理。临行前,朔州两家企业提出要给他们几万块钱的广告赞助,还有直播平台建议他们开直播赚打赏,都被兰会云一一拒绝。

  兰会云:如果拿了别人的钱,这个活动就会变味,最起码在孩子们心里可能会变味儿。孩子们会不会考虑,赞助了五万,给他们花了一万,我自己拿了四万。我活动的初衷是什么,是为了赚钱吗?

  在采访中,兰会云讲述了自己身为教师的母亲的一个故事。兰会云的弟弟高考成绩位列当年山西省第四名,朔州市第一。发榜后,好多企业想让他的弟弟给做广告。比如,想让他的弟弟拿着号称能够增强记忆力的保健品假装喝一下,就给一万块钱。但兰会云的母亲严词拒绝了这样的厂家。

  兰会云:我妈说没有喝过你们的产品,我们就不能给你做这个广告。当时我特别不能理解,我感觉这笔钱是我们家特别急需的,我母亲竟然拒绝了。但是后来当我步入教师岗位,我明白了,作为教师,有些钱你能拿,有些钱不能拿,这是很重要的职业操守问题。

  曾经自卑,如今偷偷帮助学生,要给经济困难的学生尊严

  这次出行,兰会云要求每位队员最多只能带两千块钱,家长不能私自给孩子打钱,所有队员吃住标准一样,早饭5元,午饭晚饭不超过40元,住宿最多50元,每人每天不超过100元,所有人一起吃住,实行AA制。兰会云说,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节省学生的开支,毕竟学生的家境各不相同。

  兰会云这样的考虑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。兰会云姐弟三个,父母都是农村的初中老师。为了让三个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父母在朔州城里租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,一家五口曾经挤在一个炕上睡通铺,日子过得相当艰难。

  高中的时候,同学请客吃饭,兰会云从来不去,因为担心自己没经济能力回请。高中毕业后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他选择读免费师范生。所有的费用都不用出,每个月学校还给600块钱。

  学生时代的自卑一直在兰会云的心底,也影响到后来他如何对待学生。当老师后,因为怕孩子们内心受挫,他偷偷给个别家庭条件差的学生充饭卡。兰会云想切实帮助到经济困难的学生,又想照顾他们的自尊。他在教室的讲桌上放了本词典,词典里夹了300块钱。他告诉学生们,谁缺钱了,就可以拿出里面的一张两张,谁也不用说,等到手头宽裕了,再把钱还上。

  记者:钱流动了吗?

  兰会云:一定流动了,有时候自己翻开看一下,里面一张也没了,过两天又变成一张了,变成两张了,变成三张,这样循环。

  记者:三百块钱背后的故事?

  兰会云:我不想知道,可能将来有的人自信了,他们会跟我说,我愿意去聆听。

  带着最差的班实现“逆袭”,班训是“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”

  兰会云说学生时代的自己不是优等生,第一次高考成绩不理想,离二本线差70分。为了让他到更好的学校和班级复读,父母带着他四处求人。他受不了父母求人的样子,努力学了一年,第二次高考超一本线40分,最终读了西南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地理专业的免费师范生。

  6月24日,高考成绩公布,11个参与骑行的学生中,一个过了一本线,三个过了二本线。而兰会云担任班主任的班级中有13个学生过了一本线、34个学生过了二本线。这样的成绩,对于这个入学成绩年级排名垫底的班级来说,一定程度上实现了“逆袭”。

  根据入学成绩,学校把三千多名学生分成好几种班型:有望冲击北大清华的,叫实验班;能够冲击985、211大学的,叫火箭班;感觉能上二本以上的,叫重点班;其他的学生则被分到普通班。

  因为年纪轻,教学资历浅,兰会云所带的班是普通班中入学成绩最差的班。无论是校方还是学生家长,对这个班的孩子都没有太高的期许,只要能够安安全全把高中三年度过就行,但兰会云不甘心用这样的目标要求自己。

  兰会云:我当然不甘心的,不一定他们非得上什么大学,最起码他们进入社会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。我六年来带的两个班的班训都是“努力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”,我觉得有比成绩更重要的东西。

  记者:比成绩更重要的是什么?

  兰会云:他们有一个健康的价值观,健康的灵魂。

  三年来,兰会云一直在同学们的三观上下功夫,鼓励他们树立理想,努力学习。他和妻子一起为同学补课,尽量提高同学们原来薄弱的学习基础。

  为了让同学们戒除网瘾,他自己也注册网络游戏,这样跟一些网瘾同学有共同语言,便于引导。自己曾经自卑、复读、网瘾的经历,兰会云都毫不避讳地分享给学生们,他想让孩子们相信,认真读书能改变命运。甚至在学生高考完毕后,他仍然选择通过千里骑行这样的方式,再送他们一程。

  兰会云:我从来没有觉得老师的任务只是教课本上的东西。老师的一个任务是影响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。私底下所有学生都叫我兰哥,我得对得起哥哥这个称呼,我把自己看作他们的家长。

  教师是最高尚的职业,希望自己精神富足、“投资”有所回报

  “教育的本质意味着: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”,这是兰会云的座右铭。

  兰会云选择教师这个职业,有受到自己教师父母的影响。小时候,他经常自己半夜睡醒了,看到母亲还在伏案批改作业。他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像父母那样正直,对得起这份职业的教师。

  兰会云:我自己对教师的定位比较高,我觉得教师是整个社会里面最高尚的一个职业,所以我对自己要求也比较高。

  兰会云把教育比作投资。他喜欢教育,喜欢投资,希望在学生身上所有的投资都能够有很棒的回报。

  记者:为什么要用“投资”这个词?

  兰会云:有些人他努力投资就是赚大钱,住高楼别墅,而我努力地爱他们,我希望得到更多精神上面的回馈。

  记者:你期待的回报是什么呢?

  兰会云:我期待的就是,当我临近暮年、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,回顾这一生,每一年都是值得回味的,每一天都是精彩的。我想人的价值在于你死了之后有多少人记得你,多少人愿意去想你,我希望自己是一个精神上足够富足的人。